《使用大麻治疗癌症》

  • A+
所属分类:文章
CBD油

癌症是一系列相关疾病的统称,在这些疾病中,人体细胞开始不间断地分裂并扩散到周围组织。症状因癌症类型而异,通常包括疼痛疲劳恶心和不明原因的体重减轻。

《使用大麻治疗癌症》

医学科学先驱曼努埃尔•古兹曼展望大麻抗癌药物的前景

大约一年前,30岁的乔治•甘农(George Gannon)发现自己面临着暗淡的未来。医生在他的大脑中发现了超过12个肿瘤。他三年前切除的黑色素瘤已经转移。 乔治的BRAF阳性黑色素瘤具有侵袭性,这意味着即使采用标准的放疗、免疫疗法和化疗,他的肿瘤还是会增大。在6个月的预断期,没有其他选择,大麻似乎是唯一的希望。乔治决心寻找一种含有四氢大麻酚(THC)的大麻油,目前为止,四氢大麻酚是抗肿瘤作用的最有力药物。但是生活在英国意味着除了以大麻为基础的CBD油之外的任何东西都是非法的。于是他转向黑市。

去年圣诞节,乔治开始服用大麻油。到今年3月的下一次核磁共振扫描时,他的肿瘤已经停止生长。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恢复了低剂量的化疗,一次也没有停止他的大麻素疗法。8月的第二次扫描让乔治和他的肿瘤医生都大吃一惊:他左心室的主要肿块消失了,剩下的病变也变小了。这位曾多次告诉乔治停止服用大麻油的肿瘤医生说,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天。但他不得不承认大麻可能在癌症的逆转中起了作用。肿瘤学家的反应代表了健康专家对大麻和癌症的怀疑态度。没有来自临床试验的确凿证据,大多数医生不相信大麻对病人有抗肿瘤作用。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我们离让医学界相信大麻是一种有效的抗癌疗法的坚实的临床证据还有多远?

为什么临床试验这么少?
答案之一在于癌症本身的性质。
“癌症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疾病,”古兹曼说。“从组织学的角度来看,至少有150种不同类型的癌症,从分子或基因的角度来看,即使没有数千种,也有数百种。”所以当我们谈论大麻或任何治疗癌症,首先你应该确定我们面对的是什么类型的癌症,因为它真的是不太可能一个独特的物质或混合物相关的物质”到目前为止,所有基于大麻的临床试验都集中在胶质母细胞瘤患者身上。GW制药公司跟进了古兹曼的试点研究,使用Sativex, 1比1 THC:CBD舌下酊剂,与替莫唑胺(胶质母细胞瘤的标准化疗药物)进行了尚未发表的I/II期试验。 根据GW制药公司2017年的一份新闻稿,将Sativex和替莫唑胺联合使用可使患者的1年生存率提高30%,中位生存期从单独使用替莫唑胺的369天增加到550天。“(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研究)是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个对大麻素和癌症进行的试验,它是由安慰剂控制的,是随机的。”古兹曼说。“这也是一个双盲试验,病人和医生都不知道病人服用的是Sativex还是安慰剂。那次试验也很有希望。这增强了我们的乐观情绪,至少在胶质母细胞瘤和复发阶段,大麻类药物可能有抗肿瘤的效果。但我们只有一种特定类型癌症的临床信息。我希望在对照临床试验的框架下,其他癌症也能得到大麻素的治疗。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什么都没有。”另外两项II期胶质母细胞瘤临床研究也即将开始。这一次,古兹曼的小组将评估1:1 THC:CBD比例结合常规癌症治疗作为一线治疗是否有效,而不是复发状态。澳大利亚的一项研究也在招募研究人员,研究不同大麻素组合与化疗、放疗或免疫疗法的耐受性。

进展缓慢的制药公司
尽管这些初步的临床发现可能令人兴奋,但考虑到像古兹曼这样的科学家研究大麻植物具有的抗肿瘤潜力已经有很久了,进展仍然非常缓慢。以大麻为基础的抗癌药物进入市场的可能性似乎很小。
古兹曼:“用大麻素进行临床研究非常复杂,因为对我来说,四氢大麻酚是大麻的主要活性成分,由联合国控制,属于一级药物。因此,它在生产、制造和出口等方面受到非常严格的限制。这意味着许多临床医生和投资者受到了困扰。他们不想接触这么多的官僚机构,他们更喜欢那些不属于附表1的物质。总的来说,我的经验是,大麻素临床试验的标准高于其他物质。”古兹曼博士认为,制药公司在以大麻为基础的药物开发方面的明显缺位可能也阻碍了进展。

临床试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大型制药公司控制的,它们有大量财力和资源。但是,我反对对药物的保护,但另一方面,制药公司不会在任何领域有任何动作除非他们的产品或产品的适应症申请专利。这使得大麻的研究更加复杂,因为大麻素是天然产物,任何人都可以从植物中提取。”解决知识产权问题的一种方法是开发一种治疗罕见病的药物可以更容易地获得FDA的营销批准,并享受各种激励措施,如税收减免。这药物通常是不可申请专利的物质,如分离出的大麻素,获得专卖权——这可能也是GW制药公司等公司专注于研究罕见癌症(如胶质母细胞瘤)的原因。另一种方法是为特定的大麻素组合和比例申请专利。这是GW制药的另一个专长。兹曼:“基本上整个大麻领域都是由GW专利公司开采的。所以,每当一家新公司开始对这个领域感兴趣他们就会首先了解专利的情况,很多时候他们会离开因为他们意识到专利基本上都是由GW制药公司控制的。他们在这方面非常的聪明,他们基本上是这个领域所有知识产权、所有现行权利和未来权利的所有者。这也让其他公司感到恐慌。”

癌症患者服用大麻的“常识”方法
制药公司董事会做出的决策,阻碍了基于大麻素的抗癌药物的开发,这意味着像乔治•甘农这样的病人除了弄清楚如何获取自己的大麻油外,没有其他选择,而这将会带来很多困难。考虑到其中涉及的生死攸关的利害关系,古兹曼并不嫉妒某人使用大麻油治疗癌症的决定。但他认为病人的决定应该以常识为指导。 古兹曼说:“首先要做好标准化的准备。他说:“人们至少要知道在准备过程中有多少四氢大麻酚和CBD,而不是‘我只是在服用大麻’。“大麻有一百万种。所以,试着了解一下四氢大麻酚、CBD和其他众所周知的活性成分的含量。“如果你使用大麻油作为治疗,至少要知道,这些油是在良好的农业生产条件下生产的,没有被不同类型的有毒物质污染,没有机溶剂残留物、杀虫剂、重金属、霉菌等。”“我将从很小的剂量开始,依次增加3或4周,直到得到耐受良好的标准剂量,至少是公开有效的。其次,我会将THC和CBD结合起来,从更多的CBD开始,再加入THC,最终得到一个均衡的准备。我不能确切地说什么是平衡。通常情况下,THC:CBD的比例是1:5。“第三,大麻素在体内积聚,因为它们非常亲脂,从理论上讲,受体会脱敏并失去反应。因此,我赞成在至少剔除四氢大麻酚的情况下,不时加入一些“洗去”期。比如3周的大麻,加上4到5天的洗脱期,就有时间让CB1(大麻素)受体重新敏化。”

病人必须分担大麻合法化的责任
许多病人会感到不舒服。当面对是否要告诉肿瘤医生在癌症治疗期间服用大麻的问题时。对于古兹曼来说,告知负责治疗的医疗团队不仅是一个安全问题,也是医学界提高大麻意识的一个主要途径“我认为病人非常重要,”他说“他们是这一努力的关键参与者,他们必须推动大麻进入主流医学。其中一种方法就是让病人正常使用它。虽然医生可能会做出消极的反应。但我们必须试一试。“在我退休之前,”古兹曼继续说道,“我想知道大麻作为癌症治疗手段是否成功。但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有一些临床前的信号,支持大麻素可能有抗癌作用。“我们必须进步。证据必须来自不同的地点。不仅是临床对照研究,还有观察性研究,医生报告的个案研究,还有我认为病人必须扮演的积极角色。他们必须推动。他们必须说出来。我们是不同的证人,我们必须携手合作,否则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CBD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