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酒、戒烟、戒毒——医用大麻和CBD的妙用

  • A+
所属分类:文章
CBD油

敬请注意:大麻在中国仍属毒品,切勿尝试。

人类喜欢各种刺激,而且容易对这些刺激乐此不疲。这些刺激行为可能具有风险或者是不健康的(游戏、赌博、饮酒、吸烟、甜食甚至毒品等等),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获取愉悦感或满足感(大脑的奖励信号)。这些行为一旦过度,形成心理或生理上的渴望和冲动,就变成了我们常说的“上瘾”。

在众多成瘾行为当中,药物滥用症(SUD)的严重性已成为关注焦点,美国每天有130多人服用过量阿片类药物后死亡。药物成瘾涉及的最常见物质包括处方药、非法阿片类药物、尼古丁、酒精、可卡因和甲基苯丙胺(冰毒)。现有的治疗手段包括心理行为咨询、药物治疗和医疗设备等来解决药物成瘾问题,然而这些都并非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戒酒、戒烟、戒毒——医用大麻和CBD的妙用

内源性大麻素系统可能会抑制上瘾的冲动

人体的内源性大麻素系统(ECS)由受体组成,这些大麻素受体介导多种功能,包括认知,记忆,情绪,食欲和感觉反应。ECS在奖励信号中的作用可能会影响重复行为。

CBD(大麻二酚)是在大麻植物中发现的非精神活性大麻素,它可以与ECS受体(特别是CB1)相互作用,为成瘾提供治疗干预。CBD可在多种受体系统(包括阿片样物质受体)中介导反应,因此CBD是治疗药物滥用的潜在手段。

医用大麻可以替代阿片类药物

阿片类药物通常用于减轻疼痛,但具有嗜睡,精神错乱,欣快感,恶心和便秘的其他严重副作用。这类药物包括处方麻醉性止痛药、合成阿片类药物和海洛因,使用后仅需4周便会发展出对阿片类药物的身体依赖性。2017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报告,承认大麻作为阿片类药物的替代药物治疗慢性疼痛的作用。

阿片类药物作用于大脑的奖励系统,CBD可抑制某些与阿片样物质增强特性有关的大脑奖励机制。研究表明,CBD实际上会通过减少与药物相关的奖励从而重整了大脑对该物质的感知冲动(deCarvalho&Takahashi,2017),并在给药后持续长达两周。

针对持续疼痛问题,除CBD以外,THC(四氢大麻酚,具有精神活性的大麻素)的作用也很明显。接受过羟考酮(强阿片类)的雄性大鼠接触四氢大麻酚后,其使用渴望减少。额外的数据显示,与仅接受任何一种药物的大鼠相比,接受THC/羟考酮组合的大鼠在感觉测试中感觉疼痛的速度更慢,可见THC潜在地增强了阿片类药物的治疗功效,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减少阿片类药物的使用。

戒断阿片类药物所带来的痛苦和不愉快的身体反应剧烈,会驱使人们沉迷于药物不能自拔。已证明THC可减轻大鼠准吗啡戒断综合征的体征,其他植物大麻素如大麻酚(CBN)在这种情况下也可能有用。因此,全谱大麻油有助于减轻导致复发的戒断症状。

关于大麻减少阿片类药物使用的临床证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授予哥伦比亚大学/纽约精神病学研究所的研究显示,有62%的麻醉药品患者在开始定期使用专门配制的医用大麻产品(TheraCeed™,EleCeed™和ClaraCeed™),在九个月的观察期内减少或戒除了麻醉药物的使用,目前该研究仍在进行中。

医用大麻治疗尼古丁成瘾

2013年,研究人员在烟民中进行了几项有关大麻戒断尼古丁香烟上瘾的研究。与接受安慰剂的受试者相比,在感到吸烟的渴望时给予“希望戒烟者”雾化吸入CBD药剂,可大幅减少抽烟的数量——减少了约40%。这个效果甚至在随访中也得以维持,显示出CBD可能具有治疗尼古丁成瘾的潜力。

医用大麻用于治疗酒精成瘾

饮酒依赖涵盖了几种临床标准,包括饮酒耐受性,戒断症状,酒精渴望和社会心理上影响。受试者经常决心不再喝酒,但戒断的身体症状(如阿片类药物依赖性)可能会令人不知所措。

2018年一项动物研究表明,CBD给药可以减少酒精戒断症状以及总乙醇摄入量。对大鼠进行CBD给药可减少寻找酒精的行为,同时具有较少的镇静作用和更正常的行为动机。

但是,对于酒精成瘾的小鼠同时给予CBD和THC,发现其对酒精的反应会过度活跃。在单独用CBD治疗的小鼠中未观察到这些作用,这使得大麻素的组合在后续的人类临床研究上需要斟酌。

医用大麻用于治疗可卡因成瘾

可卡因是一种由古柯植物的叶子制成的具有强烈成瘾性的非法兴奋剂。除了使用者表现出的行为风险外,即使短期使用可卡因也可能导致若干负面健康后果。

2017年一项研究得出结论,CBD的急性给药治疗对可卡因复发的大鼠模型影响较小。2018年另一研究表明,重复的CBD给药治疗可减少小鼠的焦虑和可卡因摄入量。

然而,使用THC的青春期雄性大鼠增强了可卡因的作用并增强了对可卡因的敏感性。显然,为了充分了解医用大麻如何适应可卡因的使用和成瘾治疗,有必要进行额外的研究。

医用大麻用于治疗甲基苯丙胺(冰毒)成瘾

甲基苯丙胺是一种高度成瘾的物质,具有很高的复发率。睡眠障碍和甲基苯丙胺复发之间有很强的联系,导致研究人员研究CBD作为睡眠紊乱和减少复发的潜在治疗方法。研究结果表明,即使在施加压力条件下,CBD治疗也降低了大鼠复发和摄入甲基苯丙胺的可能性。

这些发现表明CBD作为一种可以成功用于减少人类对甲基苯丙胺依赖性的药物值得进一步研究。

结论

通过缓解戒断症状,提供替代性疼痛控制并帮助恢复正常睡眠模式,大麻素在治疗药物成瘾中得到了明确科研证据支持。动物研究表明医用大麻产品具有治疗阿片类药物、尼古丁、酒精、可卡因和甲基苯丙胺成瘾的潜力,并将进一步扩大到临床环境中。

戒酒、戒烟、戒毒——医用大麻和CBD的妙用

参考文献:

  1.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2013)。DSM 5。
  2.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2018)。“阿片类药物使用障碍”。
  3. CDC / NCHS,国家生命统计系统,死亡率。CDC WONDER,乔治亚州亚特兰大:CDC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2018。
  4. Chesher GB,Jackson DM。(1985)。准吗啡戒断综合征:大麻素,大麻二酚和四氢大麻酚的作用。药理学生物化学与行为,23,13-15。
  5. Chye Y,Christensen E,Solowij N和YücelM(2019)内源性大麻素系统和大麻二酚治疗物质使用失调的承诺。面前。精神病学10:63。
  6. De Carvalho,CR和Takahashi,RN(2017)。大麻二酚破坏了Wistar大鼠中与背景相关的药物相关记忆的重建。成瘾生物学,22(3),742-751。
  7. De Ternay J,Naassila M,Nourredine M,Louvet A,Bailly F,Sescousse G,Maurage P,Cottencin O,Carrieri PM,Rolland B.(2019年)。“卡纳比多醇对酒精使用障碍和与酒精有关的肝和脑损害的治疗前景。” Pharmacol。
  8. Filev R,Engelke DS,Da Silveira DX,Mello LE,Santos-Junior JG。(2017.)“ THC抑制小鼠中乙醇诱导的运动敏化的表达。” Alcohol。; 65:31-35。
  9. 弗里德曼(Friedman AL),默里斯(Murice C),尤特凯维奇(Jutkiewicz EM)。(2019)。“青春期Δ9-四氢大麻酚暴露对成年Sprague-Dawley大鼠可卡因行为影响的影响。” Exp Clin Psychopharmacol。4:326-337。
  10. Gonzalez-Cuevas G,Martin-Fardon R,Kerr TM,Stouffer DG,Parsons LH,Hammell DC,Banks SL,Stinchcomb AL,Weiss F.(2018年)。“大麻二酚在预防吸毒复发方面的独特治疗潜力:原则上的临床前证明。”神经心理药理学;43(10):2036-2045。
  11. Hay GL,Baracz SJ,Everett NA,Roberts J,Costa PA,Arnold JC,McGregor IS,Cornish JL。(2018)。“大麻二酚治疗降低了大鼠自行服用甲基苯丙胺和甲基苯丙胺引发的复发的动机。” J Psychopharmacol。32(12):1369-1378。
  12. Hindocha,C.,Freeman,TP,Grabski,M.,Stroud,JB,Crudgington,H.,Davies,AC,Das,RK,Lawn,W.,Morgan,CJA&Curran,HV(2018)。在人类戒烟的实验模型中,大麻二酚可逆转对香烟提示的注意力偏见。成瘾,113(9),1696-1705。
  13. 赫德(YL),斯普里格斯(Spriggs,S.),阿里沙耶夫(J. Alishayev,J.),温克尔(Winkel,G.),古尔戈夫(Kur),库德里奇(Kudrich,C.),奥普雷斯库(Oprescu),AM和萨尔茨(Salsitz),E.(2019)。大麻二酚用于减少海洛因滥用药物戒断者的提示诱发的渴望和焦虑: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美国精神病学杂志。
  14. Karimi-Haghighi S,Haghparast A.(2018年)。“大麻二酚抑制快速眼动睡眠不足大鼠中甲基苯丙胺的引发诱导的恢复。” Prog Neuropsychopharmacol Biol Psychiatry; 82:307-313。
  15. Katsidoni,V.,Anagnostou,I.&Panagis,G.(2012年)。卡纳比多二醇抑制吗啡的奖励促进作用:5-HT1A受体参与背缝核,成瘾生物学,18(2),286-296。
  16. Lujan MA,Castro-Zavala A,Alegre-Zurano L,Valverde O.(2018年)。“重复的卡纳比多醇治疗可减少可卡因的摄入并调节小鼠海马中的神经增殖和CB1R表达。”神经药理学;143:163-175。
  17. Mahmud A,Gallant S,Sedki F,D'Cunha T,Shalev U.(2017年)。“急性大麻素治疗对雄性大鼠可卡因自我给药和提示诱导的可卡因寻求的影响。” J Psychopharmacol。1:96-104。
  18. Markos,JR,Harris,HM,Gul,W.,ElSohly,MA和Sufka,KJ(2018)。大麻二酚对吗啡在小鼠体内条件偏好位置的影响。Planta Medica,84(4),221-224。
  19. Morgan,CJ,Das,RK,Joye,A.,Curran,HV&Kamboj,SK(2013)。大麻二酚减少吸烟者的卷烟消耗量:初步发现。上瘾行为,38(9),2433-6。
  20. 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2019年。“常见滥用药物图表”。
  21. Nguyen,JD,Grant,Y.,Creehan,KM,Hwang,CS,Vandewater,SA,Janda,KD,Cole,M.和Taffe,MA(2019)。在延长的使用条件下,Δ9-四氢大麻酚会减弱羟考酮的自我给药。神经药理学,151,127-135。
  22. Ren,Y.,Whittard,J.,Higuera-Matas,A.,Morris,CV&Hurd,YL(2009)。大麻二酚是大麻的非精神成分,可抑制线索诱导的海洛因搜寻并使正常的中脑边缘神经元紊乱正常化。神经科学杂志,29(47),14764-9。
  23. Viudez-MartínezA,García-GutiérrezMS,NavarrónCM,Morales-Calero MI,Navarrete F,Torres-SuárezAI,Manzanares J.(2018年)。“大麻二酚减少了小鼠的乙醇消耗,动力和复发。” Addict Biol .;1:154-164。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CBD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